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至尊火圣 第261章 一错再错

新闻
来源: 作者: 2020-01-17 01:31:33

至尊火圣 第261章 一错再错

林杰,对不起,我一时糊涂

乌铭拉看着林杰心痛的目光,更是慌乱无比,抬手就拉住了林杰的裤脚,双眼被不肯流下的泪水灼得微微发红。

林杰叹了口气,向后退了一步挣脱了乌铭拉的手,撇过了脸,似乎不愿再多看乌铭拉一眼。

林杰,你

林子晴微微蹙眉,她从未见过林杰对朋友是这般态度,且不说乌铭拉究竟做错了什么大事,他都已经这般恳求认错,朋友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

我说,你们到底想干啥?有事就商量呗,这打哑迷一样的我们也帮不上忙啊!一直旁观的白风终于忍不住了。

林杰看向白风,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随即上前扶起乌铭拉,转头对白风二人道:我们回去吧,什么事都没有。

啊?

白风疑惑地叫了一声,看这情况就算是林杰说他打算毁灭妖域也有可能,怎么突然就没事了?

倒是林子晴看了林杰和不肯变为人形的塔尔娜一眼,从背后推了白风一把,像往常一样笑意温柔:林杰说没事就是没事,还不赶紧回去,不知是谁傍晚还念叨林杰不出关都没丹药吃了呢!

嘿嘿,是啊是啊。

白风回头笑道,他也是聪明人,这件事林杰不想说,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只怕这其中有不能透露的尴尬。

林杰又看了乌铭拉和塔尔娜一眼,嘴角微微抿起,随即就头也不回地离开,心念一动,只见手中光芒一闪,一个古朴简单的黑色令牌便出现在手中。

林杰将手中令牌一扬,一个转身举到白风眼前,笑容如故:这可是你那隐藏气息的好宝贝?

什么?白风一时没反应过来,待看个真切立马伸手抢回,一脸惊异,你怎么拿到的!?

藏了那么久,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林杰的语气有些轻佻。

切,你一身宝贝当然看不上了!这可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白风一撇嘴。

见林杰露了如此一手,林子晴美眸生辉,开口问道:林杰,你的精神力境界已经到了空冥境后期了?

林杰点头:以后再想参悟只能依靠魂力,现在也算进入瓶颈了。

进了空冥境后期,那是不是说可以炼五阶丹药了?!白风惊呼道,我的老天,五阶炼丹师啊,这要是说出去,魔界那些炼丹师岂不是得羞得钻到地缝里!

林杰苦笑着摇头:不可能,就算将四阶丹药的成功率提升到半对半都很困难,五阶丹药,真的是难以想象,我总算明白为何高阶炼丹师如此稀缺。

已经是天才就甭谦虚了,你这才修炼了多少年?

白风一翻白眼,悄悄撇过头回望一眼,见乌铭拉二人依旧站在原地,只是已经被树木挡了七七八八,看不太真切了。

林杰几乎在同时也做了这个动作,见塔尔娜仍旧未化为人形,只感觉胸口憋闷,乌铭拉和塔尔娜从来都不是恶人,若是心机恶毒之人又怎会用这般幼稚的把戏?

你们的丹药也用得差不多了吧?我刚提升了精神力正好试试。林杰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

嗯。

白风二人淡淡地应了一声,掩藏在说笑之下的仍是沉闷,就算说再多的什么都没发生,真切的情感依旧无法隐藏。

他们已经走远了。

白狐的口一张一合,轻唤了一声身边仿佛失了魂的人。

嗯走远了

乌铭拉淡淡说着,突然发出啪地一声脆响,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眼里满是悔不当初:我怎么能这样对你!我怎么能这样对林杰!我真是个混蛋!混蛋!!!

塔尔娜大惊,瞬间化为人形,纤手抚上乌铭拉已经浮肿的留着通红指印的脸颊,声音里带着心疼和愤怒:你这是做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林杰说了,这件事只当没有发生!

已经发生了的,怎么能当做没有!乌铭拉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他生气了,他真的生气了!我真是个混蛋,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不仅算计了他们,我还毁了你了声誉!我真是个混蛋!

乌铭拉咆哮着,嘶吼着,左右开弓狂扇着自己耳光,手下没有丝毫留情,双颊转眼间便已红肿不堪。

够了够了!你这是要做什么?就算你打死自己,林杰也不会知道!求你了,别再这样伤害自己了林杰看到你这样,他也不会高兴的

塔尔娜的泪珠串串滚落,紧紧拉住乌铭拉的手,把头靠在乌铭拉胸前哭成泪人一般。

感受到胸口滚烫的濡湿,乌铭拉一怔,软绵绵地垂下了手臂,随即挣脱了塔尔娜的手,慢慢地抚上她的背: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塔尔娜哭得抽噎不止:答应我别再做这种傻事!你知道我从小到大最疼你,你这样罚自己,也是在罚我!

我知道了,姐姐

乌铭拉捏了捏拳,眼中闪过一抹决绝,随即将塔尔娜拉起,转身大步向远方走去。

你要去干什么?塔尔娜只觉一阵慌乱。

乌铭拉只留给她一个笔直的背影:去弥补过错。

林杰他们可是在那边,你向那里走做什么?你到底要去哪儿?

塔尔娜看着乌铭拉与林杰几人完全相反的方向,更是心神不宁。

生命之树,乌铭拉淡淡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林杰他不会留在这里,无论用什么办法,他一直想知道生命之树的秘密,我也只能为他做这个了。

不行!塔尔娜冲上前拉住乌铭拉,那里被父亲的精神力日夜覆盖,你不可能进得去的!

我当然进不去,但总会有办法,哪怕只是去探查一下也好。乌铭拉说着,化为白狐远去。

塔尔娜留在原地,明明是没可能的事,乌铭拉何必去做?三十年不曾归家,以父亲的能力必定知道他们生活得如何,他既然没有阻止他们服用林杰的丹药,想必也是暗中妥协了吧。

三十年前,乌铭拉也曾经去过生命之树,那一次不知与父亲发生了什么,气得父亲控制不住体内的灵气,险些酿成大祸,这一次他又要去,莫不是

塔尔娜神色一变,父亲若是再次遇到危险,那就无暇监视禁地,乌铭拉分明是在给林杰创造机会!

她怎能看着他一错再错!

塔尔娜将衣裙搅得满是褶皱,她自觉没脸再见林杰,但此事也只有林杰能制止!

她就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乌铭拉,乌铭拉一向任性率直,冲动无虑,他认定了的事,没人能够劝得回来,如今都是为了林杰,也唯有林杰才能解开他的心结!

就算再无颜相见,为了乌铭拉,她也要去做,塔尔娜几乎没有犹豫,化为原形就向着林杰几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林杰!林杰!

一阵急促的呼喊从身后传来,是塔尔娜的声音,正行走的三人脚步一滞,齐齐回头,只见一匹白狐如呼啸的风般疾驰而来。

林杰,你一定要阻止乌铭拉!他去了禁地!

塔尔娜化为人形,紧拉住林杰的双臂,眼眸里溢满恳求。

他怎么突然要去那儿林杰的脸色陡然一变,不好!

乌铭拉,不管你想要做什么,都给我停下!

林杰立刻想到了三十年前的事,精神力场瞬发,一道精神传音便进了乌铭拉的耳中。

乌铭拉的身影几乎如一道银色流光,林杰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惊得他一头撞进了灌木丛中,好在还在他的精神力场范围之内,他同样用精神传音不确定地问道:林杰?

乌铭拉的声音很是小心翼翼,林杰继续开口:别再动了,我现在就去找你,你若是为了我连你父亲的性命都不顾,那是要陷我于不义!

听着林杰的话,乌铭拉猛地打了个寒战,像中了定身术一般真的不再行动,林杰用精神力场确定了乌铭拉的位置,拔腿就向他跑去,几人急忙跟上。

乌铭拉,你

看着乌铭拉澄澈的眼眸,林杰竟什么都说不出了,只是抬手将他头上的几根杂草拨掉,双手重重地落到他的肩上。

乌铭拉,你听着,你是我林杰的朋友,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谁没有犯错的时候?我说过去了就是真的过去了,你不必觉得抱歉,你接受不了你父亲的固执,但你敢说你一点都不关心他吗?你忘了他上次遇到危险,你是多么着急了吗?

乌铭拉被林杰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眼里被无助和慌乱填满,更是不敢与林杰对视,林杰的年龄比他小得多,为何像个孩子一样的永远都是他?

林杰,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乌铭拉用双手捂住脸,颓然坐地,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一重一重的疲惫与混乱袭来,心中像拧了千万个疙瘩,好似永远也理不出头绪。

北京市朝阳区双井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
重庆手术治疗白癜风
金华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潍坊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