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魔装 第四六八章 好处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20-01-17 00:02:56

魔装 第四六八章 好处

“多谢大兄指点。”苏唐道。

“你跟我,用不着这般客气。”苏轻波道:“还有,那个穿着黑衣服,带着重剑的,叫赵子旭,那个看起来年纪很小,腼腆有些象女孩子的,叫洪牛。

“洪牛……怎么叫这种名字?”苏唐笑了,名字太憨,而人长得又过于秀气,两者正好截然相反。

“你可别小瞧他,他是个孤儿,五、六岁的时候,被带入蓬山,成为了蓬山的内门弟子。”苏轻波道:“魔神坛在今年举行了大比,第一名是魔星习小茹,蓬山的大比在去年,你知不知道谁得了第一?”

“是洪牛?”苏唐显得很吃惊。

“就是他。”苏轻波道:“你记好了,千万不要当着他的面嘲笑他的名字,洪牛有些小心眼,肯定要记恨在心的”

“知道了。”苏唐笑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冒犯别人

“明白就好。”苏轻波道:“一会回去的时候,和他们多聊聊,亲近亲近,以后再见面,自然就是朋友了。”

“嗯。”苏唐应了一声。

“多个朋友多条路,何况世事变化多端,或许有一天,洪牛会执掌圣座,老袁成为袁家的家主,赵子旭能晋升为绿海的大能,哈哈哈……真说不准啊,今日浅浅的机缘,到那个时候就会变得重如泰山了。”苏轻波大笑起来。

“大兄,洪牛是蓬山的,赵子旭是绿海的,你们怎么能……成为朋友?”苏唐问道。

“为什么不能做朋友?”苏轻波道:“别被老头子们的条条框框吓住了,其实啊,他们嘴里整天喊打喊杀,但心里也想过太太平平的日子,只是有太多东西放不下,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苏家主整天喊打喊杀了么……”苏唐脑中出浮现出了苏帅的身影,很儒雅的一个老者,真的会象苏轻波说得那样?

“反正啊,如果什么事情都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那人生也太无趣了一些。”苏轻波道:“袁海龙为人方正,但并不傻,如果你付出了诚意,他自然会把你当成好朋友,如果你暗藏心机,他就有可能对你避而远之。洪牛么……别的都好,只是心胸有些狭窄,呵呵,刚才和你说过,你稍微注意一些,会和他成为朋友的。赵子旭有些喜好浮夸,但人品没问题,如果你经常称赞他,他表面上会谦虚几句,但心里肯定美得不行,然后把你当成知交。”

苏唐听出了苏轻波的意思,他把朋友仔细介绍给苏唐,应该是希望苏唐拓宽自己的人脉关系,而同时也让苏唐进入他的圈子。

“还有小萧。”苏轻波露出苦笑:“其实小萧也是很不错的,如果他把你当成了朋友,你有什么难事找到他,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不会推辞,可惜啊……你们两个相互看不对眼。”

“是他看我不顺眼。”苏唐笑道。

“你和他的事,以后再说吧。”苏轻波道:“苏唐,你听我的,如果小萧再用言语撩拨你,暂时忍耐一下,当着我的面,他也不敢太放肆,等回头我再劝劝他。”

“好的。”苏唐道。

“这世间少年英杰,现在我识得的怎么也有十之一二了吧。”苏轻波发出朗笑声:“走,我们回去。”

“我可算不上什么英杰。”苏唐道。

“以你的年纪,能闯过这一关,已经非常难得了。”苏轻波摇头道:“如果你都算不上,那天底下谁还有资格?”

当苏唐和苏轻波走回去时,那姓萧的年轻人和袁海龙从另一个方向回来了,袁海龙面带苦笑,而那姓萧的年轻人不时象袁海龙翻着白眼,好像他和袁海龙一起离开也是有什么悄悄话要说,但袁海龙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让他很不满

“大兄,你们怎么到这边来了?”苏唐找了个话题。

“还不是因为南暮远那畜生”二郎恨恨的说道:“大哥是来找他算账的老辈人不好出面,大哥收拾他就没问题了。”

“可惜,那家伙跑得倒是真快”八郎摇头惋叹着。

“老袁,你认得袁媛么?”苏唐看向那袁海龙。

“是我远房堂妹,你认得?”袁海龙一愣。

“是啊。”苏唐道:“我和小茹在一线峡历练时,遇到了她,很招人喜爱的一个女孩,行事果敢、机智,资质也不错,可惜……”

“唉……”袁海龙长长叹了一口气。

“哪家没有点惨痛的事?”八郎道:“别的不说,半个月前,我三姑就被留在这邪君台里了,到现在连尸首都没寻到。”

“也寻不到了。”二郎幽幽的说道。

“你三姑?莫非是……苏祺颜?”苏唐猛然想了起来。

“你见过?”苏轻波和二郎、八郎异口同声的叫道。

“见过。”苏唐点了点头:“我被困在这里,当蚀骨风袭来时,她是唯一一个提醒我快逃的人。”

“三姑的心肠一向很软,她应该也是力不从心,否则一定会帮你的。”苏轻波道。

“我说那个苏唐,你的运气不错啊。”那姓萧的年轻人突然道:“你在一线峡见过袁媛,然后袁媛死了,你还活着,现在又在这里……”

“小萧,话不能乱说”苏轻波沉声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罢了。”那姓萧的年轻人耸了耸肩。

“修行本多舛,这种事……”苏轻波叹道:“我、二郎、五郎、八郎,我们苏家嫡系这一支,差不多都在这里了,原来有十几个兄弟,现在只剩下我们四个了。”

苏轻波提起这个,袁海龙、赵子旭,还有那姓萧的年轻人,都显得心有戚戚然,他们家里的情景和苏家是一样的,每一个人的精进,都代表着更多人的仆倒,唯有洪牛面色如常,他本是孤儿,没有这方面的牵挂。

苏轻波已经点拨过苏唐了,苏唐也算大体了解了袁海龙、洪牛等几个人的脾气、禀性,聊天的气氛慢慢热了起来,当然,也因为苏唐已达到了大祖之境,袁海龙他们都把苏唐当成有资格与自己比肩的修行者,既然苏唐有意与他们亲近,他们自是不会拒绝,换成普通修行者,他们估计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苏轻波说,谁都不敢保证他们未来会走到什么高度,道理是一样的,苏唐如此年轻便成为大祖,谁又敢说他会止步于此?

能做朋友当然是做朋友的好。

“大兄,那些邪卫的棺材有古怪么?”苏唐又换了一个话题。

“何止是古怪。”苏轻波道:“早有人对这些邪卫的棺材起了贪心了,但是,邪卫的棺材依然在邪君台中飘荡,那些人却都不见了踪影。”

“我师父说,棺材里藏着邪卫的杀念,只要有人碰了棺材,杀念便会被引发,就算是几位大能联手,也未必能挡得住一百零八个暴走的邪卫。”洪牛慢声细语的说道:“何况还有邪君碑”

“对了”赵子旭突然想起了什么:“邪君碑已经被大魔神花西爵破去,我们是不是可以试试了?”

“你想打那些棺材的主意?别做梦了”八郎撇嘴道:“万一引发了杀念,你倒是能保得住自己,我们该怎么办?你想让我们苏家嫡系一支在邪君台被绝了根啊?”

赵子旭呵呵一笑,闭上了嘴。

苏唐突然意识到八郎言辞的妙处,前面两句,他是在埋汰赵子旭,后面几句,又把赵子旭高高捧起,至少比苏轻波还要厉害。

喝过了酒,有的找个地方小睡,有的走到崖便调息,有的闲不住,飞离山峰,到别处去打转,苏唐等了片刻,转身向袁海龙的背影走去。

袁海龙背靠山石,正默默观赏着变化的云海,听到脚步声,向后看去,看到是苏唐,他笑了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过来坐吧。”

“没有打扰到你吧?”苏唐笑道。

“打扰到我了,但我明白,如果不给你一个解释,你肯定放不下,罢了罢了,长痛不如短痛,想问什么你尽管说。”

苏唐笑着做了下去:“老袁,你说的灵根……到底是什么?”

“苏唐,你要听清楚我说的每一个字。”袁海龙沉声道:“那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如果错了,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如果对了……稍微有些处理不好,也会变成错误。”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苏唐苦笑道。

“你确信你一定要听?”袁海龙问道。

“听”苏唐道:“要么你就于脆别说,说了又不说个明白,不是给我种下心结了么?”

“好吧……”袁海龙叹了口气,沉吟片刻,开口道:“步入大宗师之境,外放的灵力会凝成一种结界,等到晋升为大祖,外放的灵力会变得更多、更强,也就是我们的领域,进境的深浅,通过领域就能看得出来,有的大祖释放出的领域已经达到三、五十余米,有的大祖则刚刚有几米。”

苏唐安静的听着,没有胡乱问话。

“大尊能释放出的,也是领域,只不过范围更大了一些,也更强了一些,等到你成为圣者,领域之力得到升华,这个时候,领域也就变成了神域。”袁海龙道:“神域千变万化,收则能护持己身,放则能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千里之外?一千里?你确定?”苏唐愕然。

“你……”袁海龙更惊愕,随后无奈的说道:“就是那么一说,苏唐啊,我发现你怎么那样喜欢较真呢……”

“你继续、你继续……”苏唐有些不好意思了。

“千里我是没见过,但我知道,贺兰圣座步入蓬山时,已晋升为大圣,蓬山山门前有一座迎客峰,高达十几丈,几位圣座联手拔起迎客峰,挡在山门前,用意是警告贺兰圣座,止步于此,尽早回头,可他们低估了贺兰圣座的胆气。”袁海龙轻声道:“当时我的一个师弟轮值,他根本没看到贺兰圣座的身影,突然感应道一股浩瀚无匹的灵力波动从虚空中涌现,正撞击在迎客峰上,整座迎客峰竟然被震成了碎片,我师弟距离迎客峰还在数百米开外,也受了不轻的伤。”

“那么厉害?”苏唐喃喃的说道,他以为现在自己已经很强了,没想到还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当时几个圣座本已准备出手阻拦贺兰圣座,见识到那一拳之威,他们又缩回去了。”袁海龙露出笑意,不提立场,这样的年轻人,大都是喜欢强者的:“后来,有两个绿海的大能出现了,贺兰圣座在赶往蓬山的途中,打杀了他们的修行者,他们来蓬山,是要贺兰圣座给出一个交代。”

“结果呢?”苏唐问道。

“结果?”袁海龙的笑意更浓了:“贺兰圣座哪里会搭理他们,他们忍耐不住,动了手,结果便灰溜溜的回去了,苏唐,你知不知道我们给贺兰圣座起了什么尊号?”

“还有尊号?是什么?”

“脚踢绿海,拳扫蓬山”袁海龙笑道:“哈哈哈不要说别人了,我师父就气得不行,不允许我们乱说,但是……但是……”

袁海龙眼中洋溢着向往,偶像的力量确实是无穷的,也是无法约束的,修行界向来是有强者做主,而年纪越大、修行的时间越长,实力自然也越厉害,贺兰飞琼的出现,无疑是在这苍老的天地中注入了一点新意。

“山海诀的确是第一神诀啊”袁海龙叹道。

“老袁,我们扯远了吧?”苏唐道:“神域和这邪君台有什么联系?”

“因为神域并不是最后。”袁海龙突然压低了声音。

“你是说……”苏唐愣住了。

“我蓬山出现过不少大圣了。”袁海龙道:“但他们现在又在哪里?还不是成了一蓬黄土?而上古传说,那时候的修行者能直达恒远之境,肉身永不朽、神魂永不灭,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修行出现了断层,断层之后,再没有修行者能走到那种高度。”

“我看到先祖留下的笔迹,其中就提到了邪君台。”袁海龙续道:“邪君台极有可能是一位真正的大神通者的修行之地,或者说,整个邪君台,就是他拥有的一件威力足以通天彻地的无上灵器。”

“开玩笑吧?”苏唐顿了顿,双眼闪烁不定:“你说这邪君台是一件灵器

“我也不知道,只是猜。”袁海龙苦笑道:“现在我很后悔,当时不应该一时口快的,告诉你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如果我错了,你把毕生的精力都用在参悟这邪君台上,最后徒劳无功,就是我害了你。如果我对了,象这般通天彻地的灵器,参悟的过程必然有着万千风险,稍有不慎,便再无法挽回,也是我害了你。”

苏唐默然不语,袁海龙的猜测,倒是验证了他的某种感觉。

“可我知道,你是无法拒绝这种诱惑的,对吧?”袁海龙摇头叹息着:“换成是我,哪怕明知是万劫不复,我也不会放弃。”

“老袁,这件事……”苏唐犹豫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知道,你是说再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是吧?”袁海龙笑了笑:“放心吧,我会替你瞒着的,如果我要说,那时候就说了,也不至于和小萧闹得这样不愉快。”

“他追问过你?”苏唐问道。

“是的。”袁海龙点头道:“他对你……呵呵,过一段时间会好的。”

“老袁,谢了。”苏唐轻声道。

“你没有想过要灭口?”袁海龙突然笑了。

“什么?”苏唐一愣,等他明白袁海龙的话之后,又是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袁海龙微笑着抓起腰间的金色配饰,配饰当中镶嵌着一颗隐隐散发着七彩光泽的小玉石:“这是杀生石,我母亲留给我的,有特别的功效,一旦身边有人对我生出杀机,杀生石便会有反应,我母亲说,我这个人傻傻的,难免要上当受骗,所以把杀生石给我了,希望能护我一生平安。”

苏唐一时无语。

“听到了这些,你第一个反应,是恳求我保守秘密,而不是想办法灭口。”袁海龙道:“看来苏老大说得没错,你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苏唐挠了挠头皮,刚才那短短的时间,他确实没有机会思考其中的利用,完全是本能反应,袁海龙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他没有任何理由去伤害袁海龙,所以压根没有想过。

“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袁海龙道。

“什么私心?”

“一代代有大恒心、大毅力、大智慧的修行者,都没办法突破最终的壁垒,连惊才绝艳的贺兰空相,也不知所踪。”袁海龙道:“我真的希望,有人能打破这个死局。”

“还有,不管我猜的是对是错,你都欠了我一个人情。”袁海龙又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参悟了邪君台的秘密,我可是要讨还好处的,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啊。”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怎么样
北京德胜门医院具体地址
安顺癫痫医疗最佳医院
贵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上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