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百九十六章 亡魂的哀伤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20-01-17 00:23:33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百九十六章 亡魂的哀伤

苏特伦之所以显得游刃有余,主要还是由于他真的并未施展全力,至少他还有一大连串的招式没有释放,莫说那些与“暴走”和“噬血巅峰”的禁术,就连那些稍强一些的魔法也都没有用出来,更别提“夏特布兰”这类不可多用的魔器了。因为他还想再多玩一会儿,他完全没必要使用那些大杀招,他真的不想这么快就结果了对方,那样就没意思了。

爆裂的气息层层破空,传响不绝,让二人都忘却了周围的喊杀声。这场战斗并没有华腾云所想的那么纠结,这并不是一场绝望对希望的正负极之战,更不是什么堵上尊严和信仰的全力死战,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进行的必要,无论胜负,结局都不会有所改变,华腾云不可能生存,放不放走他,他都没有活下去的余地。华腾云不怕死,但他也得死的有价值一些,不怕死不代表他甘心无谓的毁灭,他还有找回自己的心,生或死,必将是天壤之别。

每一刀对峙,每一次回旋,刀刃间冰与火的绽放,华腾云都会回想起一些早已被其脑海屏蔽掉的过去。他是亡灵,只是亡灵而已……但是,又有哪一个族群的成员乐意放弃大好的生命而跻身丑恶卑劣的亡灵之流?没有人!没有任何人从获得生命的伊始便是亡灵,没有谁想去当悲惨凄凉的亡灵。然而,很多时候,命运根本不给人选择的权利,任何一个亡灵都有悲惨的命运,也都是逼不得已才成为亡灵,在被这个世界深深的欺骗、深深的伤害过后,他们只有选择加入亡灵来报复这个冷漠丑恶的世界,丑恶的外表只为了控诉世界的卑鄙,人们只看到他们凶残丑陋,那究竟是谁害他们变得凶残丑陋呢?是人类!是那些自私伪善的人类!

震撼心扉,灵魂鸣荡,华腾云心如死灰的想要找寻他存在的意义,但是回不过的,终是不该再去缅怀了。如果人不是那般自私狡诈,如果没有那么多人惨遭陷害,怨念缠身,死不瞑目,那么亡灵这个族群就不会诞生,也不会越发繁衍壮大。

亡灵族的强势,只能证明人类的邪恶在一层层的加剧,亡灵这个族群俨然就是人类反面的镜子,而人类却浑然不知,除了对亡灵无谓的憎恨和恐惧外,他们从来没有反省过自己,只想着要将他们曾经伤害过的灵魂再践踏第二遍。

也许不止华腾云一人有这样的认知。亡灵本非亡灵,是人类害他们变成了亡灵,所以,没有哪个亡灵曾经不是鲜活的生命,但如今他们都只有无限悲惨苍凉,只能依附于黑暗而凄冷无助,他们是被诅咒的灵魂,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玩剩下来的可怜虫,是天国大陆的棋盘上按照规则被陆续丢出棋盘的弃子。他们既没有人类那样活得多姿多彩,也不及精灵那般清高华贵,他们无法像妖族那样随心修炼,他们的存在是被固定的力量束缚起来的,更不可能与恶魔族那般传承高冷的血统,自在的变幻兼修帅气美貌来蛊惑人心,他们永远只能盯着狰狞不堪的面孔示人,一个个长得令人作呕,僵尸般的面孔在族群内都算得上英俊了,他们甚至都不及游牧兽族那般可以自由的捕猎,这世上真的找不出比亡灵还要凄惨的种族了。

为了什么?他究竟为了什么!明知悲惨,却不得不接受悲惨?命运给予他的一切,实在不是他想控诉就控诉的,这已经不再是“不公平”那么简单了,命运的魔掌已经险恶到处处都将他往绝路上推过去,他不能回头,因为一旦回头,就是消亡。他只是不想让希望他毁灭的人称心如意,即便这场战斗本就毫无意义,他还是强制让自己心无杂念,就算这根本做不到。

“赌上我的一切……”咬牙挥刃不绝,每一刀都是那般决绝,没有希望,又算不上有生命的物种的华腾云,反而抵抗得强横不已,苏特伦怎么也不会觉得华腾云还有这般决心来对抗自己,在他看来,华腾云这么做显然意义全无,同样是自取灭亡,负隅顽抗只会让人更绝望。

是的,看不到希望,苏特伦看似抵挡的并不轻松,但也绝无可能让华腾云有机可乘。华腾云的刀法虽不散乱,但其出刀之路已为苏特伦洞悉参透,所以华腾云无论怎么变换招式,依仗蛮力的进攻始终奈何不了苏特伦以不变应万变的淡定套路。现在的华腾云,就连死法都由不得他选择,正如华腾云自己所言,越不惧死,恐惧反而会倍增,除非他本就不抱希望,要不然,就没有机会供他再进取了,明知苏特伦不会放过他这一马,如此拼命,赌上一切为了那般?尊严?华腾云还剩下什么尊严?他既已生无所恋,难道还想爆发逆转不成?

苏特伦怎么想也不能理解,莫非他想凭借那不甘认命的一口气,让自己在绝地掀起奇迹?但这怎么可能呢?怨念升腾,怨气席卷,想凭负能量暴涨来提升力量还是想借着愤恨来作战?但无论他再怎么不服输,现实也容不得他再疯狂下去。

“赌上一切?你有什么可以拿来赌的?”苏特伦有恃无恐,坦然以应,嘴上还是不免对之冷嘲热讽。不过就目前看来,他们二人谁都无法用言语来干扰对方的行为。

华腾云决然正色:“华某是没什么可赌的,但若不能尽自己所能,即便下了九泉,怨念也不会消失的。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亡灵啊,没有神圣的力量来净化腐败的肉身,驱散执著的怨念,单靠冷兵器就想毁灭我的一切,那也做不到的吧?”

“你果然不简单嘛。”苏特伦笑道,“你的执念真非常人所及,怨念一旦强大到一种境界,单靠凡人之力是真的毁灭不了,驱散不净的,但空有怨念,那又能有什么作为啊?”

“有怨念就够了,只要灵魂没用消抹殆尽,我便还能以另外的肉体转生,而真正的转生,就能忘却过往的记忆,那样不正是华某的渴望吗?”

“可笑。”苏特伦冷然,“复活一万次也逃不了宿命的折腾,转生多少次,杂碎永远是杂碎,一遍遍把自己置身于黑暗,而后重蹈覆辙,也只有你这样的蠢货才干得出吧?”

“你管不着!”华腾云怪吼一声,刀刃铿锵,双方的战骑同时向下一压,然后又同时弹起,“你不了解我,也无法说服我,你就当我蠢到底好了,但我现在可是亡灵啊!亡灵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杀之不绝,只要执念够强,灵魂够硬,就不会消散殆尽,也就能一遍遍的复仇,你就觉悟吧。以华某的修为,加上那不灭的执念,只要不想死,并且拿出不想死的行动来……”

“别傻了!”苏特伦断吼一声,打断了他的妄想,“没你说的那么容易!你最初也自认为是必死无疑,你们的董炎会长也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啊。就连董老匹夫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因为这种能力,只限于存在你原本肉体之内的灵魂,而且无主的亡魂又能做什么?不给你使用黑暗的力量,你又能做什么?其实你早就死了,连同你的心一起死了啊!转生之后,那还是你自己吗?记忆消亡了,你的灵魂还能分辨出自己的存在吗?不要笑死人了,我们的灵魂同样都是一代代轮回下来的,你能记得你的前世吗?还是能预知未来?千百年前死掉肉体的亡魂转生之后变成了现在的我们,我们的灵魂本就是得到传承的,死了就是死了,亡灵也是一样,不管你有没有修为,永生不灭从来都是世俗人眼中的痴心妄想!”

“这……转生下去的传承……难道就……”华腾云瞬时愣骇,“就这样注定了我们的天命?”

“蠢货!命运不能光由老天说的算,上天本就不可能对谁都一样公平,所以公平就是由强者去创造的。”苏特伦歇下刀,转而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说教’起来,“命运,是靠自己的双手去把握,所以强者能够改写命运,弱者却只会怨天尤人,你明白吗?”

“开什么玩笑……”华腾云面沉如灰,他凝目直视自己那暗沉的手掌,其上的纹路早已被岁月吞没,他一时自当茫然,“骗人的……我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在这里被毁灭的啊……”

“毁灭你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苏特伦不禁冷笑,“憎恨固然在所难免,但只会憎恨的人也只是无用的弱者罢了。我知道你是被逼无奈才走上这条路,但你这么下去也只能重走一遍你过去失败的老路,你太过轻信他人,也太过自恃勇武,所以才会没留心眼,中了歹人的奸计,到如今也只有被卸磨杀驴,只因为你不懂收敛,非要功高震主,那么遭到嫉妒和陷害也在所难免,这才是你落得如今下场的真正原因。别人固然有错,但你的愚蠢性格才是造成你悲惨命运的关键,在这里,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我,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呼……”冷气直吐,冰寒僵愣的身躯并不能再感温热,这些华腾云也想过,但华腾云却并不觉得自己就应该后悔,“那又能怎么办?这个世界,还是太过虚伪了嘛……”

“不……不是世界太虚伪,所谓的‘虚伪’,就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啊。”苏特伦不知为何,竟与华腾云产生了一丝共鸣,虽然只有一丝,但也不由得令苏特伦的心灵稍有一刻动容。

华腾云满面的苦涩苍凉:“说再多你也不会放过我,放过我这样一个堕入黑暗的人族异类啊。”

“你知道的太多,就算你是同类,本会长也断不可能让你存活下去。”苏特伦的表情像是并不太情愿似的,“你好自为之吧,这就是你的宿命。来世归来世,今生到此为止,所谓永生不死,怨念不灭,在我这里是不成立的。”

芮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西南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南京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岳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相关推荐